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社评 > 正文

边舒才:舒展才思,成其“鬼才”

来源:人民政协报 编辑:采编 时间:2021-03-11 阅读:
导读:他灵性诡秘,才气多变;他平实大气,匠心独具;他禀赋奇特,飘逸好古;他心若静水,思维浩旷...
   他灵性诡秘,才气多变;他平实大气,匠心独具;他禀赋奇特,飘逸好古;他心若静水,思维浩旷。 
   他以善画钟馗、儒佛道家古翁仙人及历史神奇人物著称:大胆的留白,奇绝的想象,朴实而磅礴的画风,打破了传统中国水墨画构图、线条和色彩组合的套路。继承中有令人难以捉摸的创新,发展中若隐若现古代的仙风隐迹,总能给人以出人意料的震撼,总能引观者于古代传奇人物无尽的遐思。 
   但凡对丹青稍有垂爱的人士,大多略经提示就会马上叫出他的名字——边舒才,当今画坛“鬼才”。自古及今,“鬼才” 均以构思奇特,意境怪诞,迷离恍惚,变幻莫测著称。“鬼才”不多,但多为人所叹止和流连,边舒才毫无争议地被划入此类。 
   被称为“鬼才”,还因边舒才作品常常与鬼的题材分不开,且其尤擅画古代捉鬼的神话人物——钟馗。自古以来,钟馗以其相貌丑陋、质朴正义著称。据《梦溪笔谈》、《三教源流搜神大全》等书记载 : 一次唐玄宗李隆基大病不起,梦一蓬发虬髯的“大鬼”为其斩除魔秽,遂召著名画家吴道子照其梦境画成钟馗,挂于宫中。大病痊愈,唐玄宗诏令全国百姓岁暮除夕之时将钟馗贴于家门之上 “ 以祛邪魅,益静妖氛 ” 。从此钟馗成为中国民间驱邪镇鬼的传奇人物。 
   边舒才喜画钟馗,经过研习揣摩之后,其笔下钟馗,姿态万千,表情各异,或怒目而视,或长发冲冠;或拔刀起舞,或胡须飘然;或红袍加身,或仰天长思,观之使人肃然不止,品之让人掩卷沉思,思之令人拍案称奇。边舒才曾这样说 :“ 我就是要用我笔下的钟馗,驱走这世间所有大大小小男男女女的妖魔鬼怪。”虽为“鬼才”,却心禀正义之斧,正如他笔下的钟馗一样,他把一个艺术家的良知和充满正义的心声淋漓尽致地植根于自己的作品及奇特的才思之中。 
   在书画艺术的道路上,边舒才痴迷着自己的爱好与梦想,数十年如一日专攻古代人物,直至花甲。其作品题材着重表现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史,既有道家、佛家的古翁仙人,也有儒家的代表人物孔子、孟子、老子,更有中华诗圣、酒仙的风范。《太白醉酒图》的飘逸,《独钓寒江雪》的悠然,其人物刻画栩栩如生。边舒才的绘画作品,虽然题材多取自历史典故,但在表现手法上却不落俗套。在表现场景和构图上采用国画大写意的手法,在表现人物神情方面便采用趋于油画写实的手法,使得作品中的人物既虚幻于现实生活,又灵动于作品的意境之中。其代表作有70米长卷《水浒一百单八将》、《唐人诗意图》、《三顾茅庐》等。在表现人物主题作品的构图上,边舒才多采用大留白的手法,使画中除大地、人物之外的部分一片空灵,大有将天、地、人融为一体,以充分体现古人“天人合一”的哲理境界。如《得悟图》:得感悟者席地而坐,姿态端稳、神情安详,周围一片空灵,仿佛人在得悟后,心静如水、杂念皆无,如浩旷的天空一样明净。作者笔下的人物形神兼备,活灵活现,似乎飘然于画外,仿佛能让观者与之交流沟通;留白的一片空灵,又让观者有了极大的想象空间,任人丰富的想象力在这广袤空间自由驰骋,让人强烈感受到人与自然之和谐境界。 
   作为画家的边舒才,有着极不平坦的童年。他上小学的时候就非常喜欢画画,当时所有作业本的背面,几乎都让他画满了大大小小的图画。后来,他就成了学校很有名气的小画家。禀赋的过早展露,奠定了他一生都将走艺术之路的机缘和定数。在绘画创作的道路上,边舒才始终信守“老实、忠诚”的原则,无论是对待生活,还是对待艺术,他始终一丝不苟地践行着自己的诺言,沿着既定的方向矢志不渝地走下去,而且一步一个脚印,每一个足迹都有他辛酸的汗水和感人的故事。 
   走进边舒才的画室,更亲耳听到了发生在1995年春天那个早晨的故事:一个不惑之年的画家,带着因一颗激动不安的心而略显潮红的脸和一生的追求和梦幻来到北京。20年光阴无声,转眼银丝爬上鬓角,他因为自己的虚心坦诚,执着坚守,得到著名画家张立辰、田黎明的赏识和指导,在酸甜苦辣沉积的泥土中顽强地长成高大的树木。回首那条用汗水浸泡的艺术道路,遥望那些悠悠的尘封岁月,面对对自己作品如潮好评的回报,已是花甲的边舒才竟然眼含热泪、哽噎不止。 
   依然是直率豪放、刚烈正直的山东汉子,依然是痴迷作画、奋发于人物画的书生,只不过额头多了岁月的纵横。依然是朴实的画笔、无华的丹青,依然是飘香的宣纸、规整的尺牍,只不过笔与画中更多了神与形、意与言的意趣,心中添了灵性的体悟与执着后的坚定。 
   四十余年朋友有增无减,得益于他做人上的挚诚质朴及作画上的勤奋睿智。四十余载舒展心志,无不碌碌耕耘于朝夕,风雨不误于案头,灵性凝于墨而忘于笔,终成“鬼才”。近半个世纪攻研思绘,乃至形神两忘,出新意于古法之中,蕴妙理于豪放之外。当代的丹青“鬼才”终找到自己静谧的处所——北京琉璃厂“舒才斋”: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不倦求索之后,终可与志同道合的朋友谈画论道,而心中更加多了一份“江馆清秋,落笔倏然”的从容。 
责任编辑:小书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帮助中心隐私政策版权归属广告服务网站地图侵权投诉
Copyright © 2020 Shh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书画中国 | 投稿热线:189-10763255
嘉合信息科技 提供技术支持 津ICP备20001948-2号  备案中 津公安网备案中 1201070200-N 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