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社评 > 正文

玩着玩着就开始认真了——王玉富记事

来源:网络采编 编辑:洪阳 时间:2021-04-22 阅读:
导读:和王玉富老哥相识近20年了,在长春和北京我们有共同的几位兴趣相投的好友,故而一相见便因为兴趣相投迅速地融合在了一起,我们共同的兴趣是喝酒、下围棋、下象棋...
  和王玉富老哥相识近20年了,在长春和北京我们有共同的几位兴趣相投的好友,故而一相见便因为兴趣相投迅速地融合在了一起,我们共同的兴趣是喝酒、下围棋、下象棋。王老哥那时在长春铁路局上班,因为工作性质,他时常坐火车往返长春北京两地,有时候到北京闲着,便和我们几位喝酒下棋,有时候是通宵达旦。我那时也是因为各种事情每年会去长春几次,每次只要王老哥和几位好友一听说,便立刻相邀,一样的喝酒下棋,有时候也是通宵达旦。


 
  王老哥是一个典型的东北汉子,个子大,喝酒爽快,说话嗓门也大,每次下棋赢了便会高兴的手舞足蹈,爽口大笑,那时候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会从事和艺术沾上边的事儿。


 
  大约是五年前,王老哥退休以后,我去长春办事,完事后给他打了电话,他说他在一个画室,给我发了位置,让我过去。我打车到了他给的位置,下车后感觉是到了一个书画艺术市场,有点北京琉璃厂的感觉。又通了番电话,找到了他所在的画室。画室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泡好了茶在等着我。坐下来聊了几句闲嗑,我看了看墙上挂着的几幅画,随口说道:这是你朋友的画室呀,你这朋友挺厉害呀,画的这么好。他笑嘻嘻地看着我说:这是我的画室,这画是我画的。听罢此言,我有些发懵。我立刻起身,走到画前,仔细认真地看,确实,画的落款和印章上的字是——王玉富。


 
  我太意外了,回身看着他,有些不可思议:恕我眼拙,恕我眼拙,老哥,咱俩认识十几年了,你怎么藏得这么深哪?他依旧是笑嘻嘻的,满不在乎的样子:这有什么哪,没必要文绉绉的,咱们在一起就是高兴、玩。接着,他又拿出了一枚印章,仍然是得意的笑:你不知道你老哥我的事情还多着呢,告诉你,这印章也是我刻的,我跟你说,你刚才过来路过的有几十家画室吧,这里面有不少书画家的印章都是请我刻的。


 
  我情绪有点激动了,我说:老哥,你真是深不可测呀!他还是一脸得意:你看你,又拽词儿,咱们好好说话唠嗑行吗?看着他得意的样子,我无语了,只是傻瞪着眼看他。看着我的呆样儿,他哈哈大笑起来:兄弟,跟你说实话吧,过去上班的时候,闲时会偶尔画一画,也写书法,包括篆刻,只是因为爱好,好玩儿,现在这不是退休了吗,闲着没事干,这才弄了个画室,好好研习研习,给自己找一个能够认真起来的事情做,也是给自己的晚年找个乐儿。


 
  接下来的聊天才开始正经了一点,他跟我讲了他当下研习的方向,以及设画室以来一年多的经历。
 
  他的画主要以工笔画为主,这一年多来,他在白描和染法这两种技法上下足了功夫,看的多、学的多、练的多。他说他现在还只是开始,走进这个行当以后他才发现这里面的道道太多了,挂在墙上的那几幅感觉也只是还行,挂出来不会太丢人。他说我现在在画室的时间和上班时差不多,早来晚走,有时候比上班时回家的时间还晚,就当是加班了,但是我现在很充实,觉得很有意思,我这是乐在其中。


 
  当晚酒桌上,为此事我多喝了好几杯酒,当然,我也让王老哥多喝了几杯。接下来又下了几盘棋,我一直是输。
 
  后来的几年里,去长春很少,而且时间紧凑,有两次得闲和王老哥等几位好友在酒店吃饭也就是叙叙旧,然后回返。直到去年疫情过后,去长春多呆了几天,这才又一次走进了王老哥的画室。
 
  这一次和第一次的感觉完全不同了,墙上四周挂满了字画,书案下和墙角边摆靠着一卷卷的各类画纸,边柜上一层层地摆放着若干个各种颜色的墨盒及大大小小的印章,书案上的边边角角有序地摆放着大小不一的毛笔和刻刀。王老哥往书案前一站,白眉立竖,此情此景,完全是大艺术家的风范。
 
  这一次交流,王老哥认真多了,墙上的画,他挑了几个有特点的给我做了介绍,这画是怎么画的,想突出表现什么,怎么用的笔墨色彩等等。而后,又挑出几枚印章,把印记盖在纸上,给我讲这个是什么字体,那个是什么字体,为什么要用这种字体,这些印章是谁要的等等。讲的非常专业,解释的非常细致。我发现老哥已没有丝毫当初玩的心态了,他完全走进了艺术之中。


 
  在书案上,我看到了他出的一本图册,上面有他的介绍:王玉富,男,字目仁,1955年出生于吉林长春。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研习篆刻、书法、国画,现为吉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吉林省白山印社社员,吉林省中山书画院会员,吉林省中山印社社员,书、画、篆刻作品多次在全国各大报纸、期刊发表,并多次参加吉林省书画、篆刻艺术大展。
 
  从这个介绍里,我看到了王老哥这几年所取得的成绩,短短几年,他成为了省级艺术家协会的会员,又进入了在东北赫赫有名的白山印社,没有出色的作品,这是不可能的。也说明,这几年他对此做了很多的付出。
 
  王老哥很认真地跟我说,越是写,越是画,越是能发现自己的很多不足,而相反,越是这样,对自己却是越来越有信心,因为能发现问题,所以就能够不断地改正。他说,我最恼火的是有两次我画完画,感觉画的不好,但又看不出来不好在哪里,后来索性把画扯下来,团吧团吧扔掉了,省得看着心烦。说到此,他又爽口大笑起来。
 
  如今,他的画室经常有慕名前来的求字、求画者,身边的书画家也不时地请他篆刻印章。每次他都是热情相迎,认真付出。


 
  其实,从爱好开始,到今天正式步入艺术创作,王老哥已经有四十年的印迹了,从开始的玩到现在的认真对待,与他根深蒂固的四十年的情愫密不可分。衷心地祝福他在未来的艺术天地里,高高兴兴地越走越好。(文/洪洋)
 
  作品欣赏:


















责任编辑:小书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帮助中心隐私政策版权归属广告服务网站地图侵权投诉
Copyright © 2020 Shh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书画中国 | 投稿热线:189-10763255
嘉合信息科技 提供技术支持 津ICP备20001948-2号  备案中 津公安网备案中 1201070200-N 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