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 历代 > 正文

苏轼书法的公私收藏

来源:中国书画 作者:张家伟、曹建 时间:2022-04-23 阅读:
导读:[宋]苏轼 行书东武帖 28cm×37.2cm 纸本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释文:东武小邦,不烦牛刀。实无可以上助万一者,非不尽也。虽隔数政,犹望掩恶耳。真州房缗,已令子由面白,悚息、悚息。轼又上。苏轼存世书迹以墨迹、法帖、碑刻三种形式为主。由西南大...

[宋]苏轼  行书东武帖  28cm×37.2cm  纸本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东武小邦,不烦牛刀。实无可以上助万一者,非不尽也。虽隔数政,犹望掩恶耳。真州房缗,已令子由面白,悚息、悚息。轼又上。

苏轼存世书迹以墨迹、法帖、碑刻三种形式为主。由西南大学中国书法研究所与眉山三苏祠博物馆合作编撰的《苏轼书法全集》(简称《全集》),收录了苏轼墨迹70件,刻帖71种422件,碑刻47件,去重后共计502件。传为东坡的同一文本的作品有不同墨本者,如《与友人东武帖》《与董君获见帖》《中山松醪赋卷》等有不同版本的墨迹存世。同一文本的作品也有初刻或者翻刻、再翻之别。同一版本的刻帖与碑刻由不同单位收藏,或同一单位收藏多件同一版本者,择其精者。无版本出处又明显伪劣的碑刻作品,则不收录。《全集》以版本精择与所录全面为目标,力图为读者展示苏轼书法在历史流传中的全貌。

藏于各博物馆、图书馆及私人藏家的苏轼书迹不算太少,而整理与研究却亟待推进。

一、苏轼墨迹的公私收藏

国内收藏中,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苏轼墨迹最多,高达46件。故宫博物院现藏苏轼墨迹8件。吉林省博物馆现藏苏轼墨迹一件。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现藏苏轼诗稿墨迹一件。旅顺博物馆现存苏轼尺牍墨迹一件。海外收藏中,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藏苏轼书李白仙诗卷墨迹一件,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苏轼题跋书作墨迹一件。故宫博物院所藏墨迹中,题为《苏轼书种橘帖卷》一作未曾公开。《石渠宝笈》三编中著录有《宋苏轼种橘帖》相关信息,苏文后尚有董其昌、娄孟坚等人题跋,或即此帖。《宋苏轼种橘帖》又可见于《晚香堂苏帖》《景苏园帖》等刻帖中。中国国家图书馆藏苏轼墨迹《御书颂》,亦见著录于《石渠宝笈》中,被列为上等。杨丹霞在《关于石渠宝笈著录》一文中指其为明人伪作。中国文物交流中心藏有一件署款为苏轼的草书墨迹《醉翁亭记》。刘九庵认为该作是明代白麟摹自金人赵秉文所书。此三件墨迹均未曾公开出版,真伪也多有争论。


私人收藏中有上海龙美术馆所藏《与郭祥正奉别帖》,上海张氏涵庐藏《质翁帖》,美国私人藏《游虎跑泉诗卷》,原由美国二石老人程琦所藏《昆阳城赋卷》现或由台湾林百里藏,《颍州祷雨帖》藏者不详。

又,美国私人藏《游虎跑泉诗卷》与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游虎跑泉诗卷》文本内容相同;故宫博物院和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所藏《定惠院寓居月夜偶出诗稿》文本内容相同;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与董君获见帖》《与友人东武帖》《与赵梦得渡海帖》《次韵秦太虚见戏耳聋诗帖》均存有两种墨迹本。故宫博物院藏《与陈慥新岁帖》《与陈慥人来帖》虽为合卷,但实为两件不同时期的作品。另有藏地不详,但存墨迹影印本者约五件,如《眉山远景楼记》《春帖子词》等。

[宋]苏轼  行书题王诜诗帖  29.9cm×25.7cm  纸本  元祐元年(1086)  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晋卿为仆所累,仆既谪齐安,晋卿亦贬武当。饥寒穷困,本书生常分,仆处之不戚戚。固宜。独怪晋卿以贵公子罹此忧患,而不失其正,诗词益工,超然有世外之乐。此孔子所谓可与久处约,长处乐者耶。元祐元年九月八日苏轼书。

二、苏轼刻帖及碑刻书迹的公私收藏

苏轼在世时书法便倍受推崇,其书迹多被镌刻入石。现存东坡书迹的刻帖有七十余种。刻帖收藏较富的广州博物馆藏有三十余种,其他如如故宫博物院、北京大学图书馆、中国国家图书馆、重庆图书馆、上海博物馆、眉山三苏祠博物馆等亦藏有较多含苏轼书迹的刻帖。据目前资料统计,刻帖中宋刻本有6种,明刻本18种,清刻本47种。其中可确为宋拓本的刻帖4种,分别为天津博物馆藏《西楼苏帖》、吉林省博物馆藏《群玉堂帖》、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澄清堂帖》、上海图书馆藏《郁孤台法帖》。容庚《丛帖目》中所录《唐宋名人帖》,张伯英认为是明刻而非宋刻。目前刻有苏轼书迹的丛帖有十余种原石尚存,例如:宋刻《东坡苏公帖》,原石在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明刻《宝贤堂集古法帖》,原石在山西双塔寺文化保管所碑廊;《澄鉴堂石刻》,原石在焦山碑林博物馆。现存含苏轼书迹的刻帖,总计778件,经去重后统计,有422件作品。

现存苏轼的碑刻作品可分为两种,一是其生前就为入碑而书的作品,包括《表忠观碑》等,二是后人将苏轼书迹以碑刻形式镌刻入石者,如《上清词》《马劵碑》等。据现有资料统计,现存苏轼碑刻书迹可观者约47种,其中名碑如《醉翁亭记》《宸奎阁碑》等,多是渊源有自。碑刻作品现存宋拓本不多,有故宫博物院藏宋拓《丰乐亭记》,眉山三苏祠博物馆藏宋拓《醉翁亭记》《丰乐亭记》,上海图书馆藏《赵清献公碑》,日本宫内厅书陵部藏宋拓本《宸奎阁碑》。苏轼碑刻作品原石留存很少,《罗池庙碑》《真相院释迦舍利塔铭》二碑尚存有宋刻原石,分别在广西柳州柳侯祠、济南市长清区博物馆。陕西省终南山有一苏轼章惇题名题记的摩崖石刻,或为宋刻。其余存石多为重刻,如明陈柯重刻《表忠观碑》石在杭州钱王祠。此外,尚有50余件底本不明的题名题字、集字诗文等碑刻。

三、苏轼书迹的底本选择与比较

现存五百余件苏轼书迹中,其代表作品如《黄州寒食诗卷》《赤壁赋》等多见于各种丛帖及碑刻中。而《与米元章札》仅见于上海图书馆藏《郁孤台法帖》中,《独乐园诗》仅见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墨迹。这类作品之所以不能广泛刊刻流播,与辑刻者择精去伪的选择有关。例如《与米元章札》,其墨迹应已早佚,而后之辑刻者即便能见到宋拓《郁孤台法帖》,或许也会因其拓本多有漫漶不清处而舍弃重刻。另一种情况是辑刻者皆目为伪迹而舍弃不刻。例如杨寿昌辑刻《景苏园帖》时就在跋中说明不刻《乳母任采莲墓志铭》的原因。虽张伯英认为其选择依然不够精当,亦足说明辑刻者有去伪存真的努力。

现以东坡《次韵三舍人省上诗帖》为例,讨论其墨迹、拓本和历代刊刻情况,以及原石收藏现状。《次韵三舍人省上诗帖》是苏轼元祐二年(1087)书与中书省刘贡父、曾子开、孔经父三位同僚的和诗。从《次韵三舍人省上诗帖》墨迹本中印鉴和卷后笪重光跋可知,此帖曾经项元汴、笪重光等人收藏,再由李都谏将其与蔡、黄、米书合为《宋四家法书》一卷,后入清宫藏于养心殿,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此帖现可见于《西楼苏帖》《晚香苏帖》《观海堂苏帖》《景苏园帖》等刻帖中。《西楼苏帖》为南宋汪应宸所辑刻,张伯英评“此帖无一不妙,如见墨迹”。《西楼苏帖》确为历代苏帖之冠,但至明清时期拓本已经难见,就连辑刻苏帖最多的陈继儒也未曾目见:“自务观去此四百余年,不可得见,尝访之宦游其地者,多不能悉其有无存亡,为之浩叹。”陈继儒痴迷苏书,虽断简残碑,必极搜采,手自摹刻之,曰《晚香堂帖》。由此不难想象陈继儒多年寻访,仍不能得见《西楼苏帖》的遗憾之情。而《晚香堂苏帖》中所刻《次韵三舍人省上诗帖》又与《西楼苏帖》所据底本不同,其原因或在于此。与陈继儒相比,清人廖甡则很幸运,其辑刻的《观海堂苏帖》本自吴荣光所藏宋拓本《西楼苏帖》,其原石今存于北京南海会馆。《景苏园帖》为晚清杨寿昌、杨守敬所辑刻,张伯英认为其多取自《三希堂帖》和《观海堂苏帖》,其原石今在黄州赤壁碑阁。在文献上大致梳理了这几种刻帖间的关系及各自所据底本概况后,下面将墨迹和拓本进行对比研究,进一步说明问题。

图1  端方本《西楼苏帖》中《次韵三舍人省上诗帖》


图2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墨迹本《次韵三舍人省上诗帖》

首先来看端方本《西楼苏帖》中《次韵三舍人省上诗帖》(图1)和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墨迹本《次韵三舍人省上诗帖》(图2)。与墨迹本相较,端方本缺“明日从谒景灵,故有此句”两行小字,“元祐二年三月晦日”一行及“轼”字款。两本整体书风相近,端方本结字更为稳密,重要的差别是“覆”“如”“贤”“辇”等字的写法明显不同。这不可能是摹刻造成的失误,因此可知端方本所据底本不是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墨迹本。再将陈继儒《晚香堂苏帖》所刻《次韵三舍人省上诗帖》与墨迹本相较,两本在字形结构、用笔上基本一致,且刻帖无文本缺漏,所以陈本应是据今墨迹本或其拓本摹刻。将《西楼苏帖》《观海堂苏帖》《景苏园帖》中《次韵三舍人省上诗帖》相互对比,三本在用笔、结字甚至刊刻章法上都基本一致。而《景苏园帖》确实更接近于《观海堂苏帖》,可知张伯英所言不虚。还值得一说的是,容庚藏《晚香堂苏帖》中卷九与卷十四都收录了《次韵三舍人省上诗帖》,而中国书店出版的《晚香堂苏帖》只卷五有《次韵三舍人省上诗帖》。容庚本卷九(图3)所刻《次韵三舍人省上诗帖》较卷十四(图4)略瘦,卷十四所刻与中国书店本一致但缺有半页,后二帖更接近于现存墨迹本。容庚先生跋卷十四所刻言:“次韵三舍人诗已见卷九,此本重刻微异。”但通过拓本比对可知卷十四所收应为《晚香堂苏帖》原刻,而卷九稍瘦本更可能是重刻,也可能是捶拓不佳而导致其略为失真。


图3  容庚本卷九所刻《次韵三舍人省上诗帖》

图4  容庚本卷十四所刻《次韵三舍人省上诗帖》

同《次韵三舍人省上诗帖》一样,东坡同种书作多存于不同的丛帖碑刻中,同一书作其墨迹亦有摹本、临本甚至伪本,这些丛帖及碑刻所据底本或墨迹或原石拓本或翻刻拓本,各家所收拓本又有先后精粗之别。这便使得东坡书迹流传广泛的同时,面目也多不相同。如东坡《种橘帖》除有一墨迹本藏于故宫博物院外,还存于《唐宋八大家法书》《玉烟堂帖》《净云枝藏帖》及《东坡苏公帖》等十余种碑刻丛帖中。而目前对这些丛帖所据底本及它们间的关系、原石及拓本的存世情况的研究还不足。东坡此类书迹众多,诸如《黄州寒食诗卷》《中山松醪赋卷》等代表作品流传更广,版本情况也更为复杂。

苏轼书迹从民国时期就有影印出版,一些现在不知踪迹的墨迹仍可见于珂罗版影印本中,如有正书局于民国十一年(1922)出版的《春帖子词》及商务印书馆于民国九年(1920)出版的《眉山远景楼记》等。目前影印出版苏轼书迹较多的是刘正成主编的《中国书法全集·苏轼卷》,共收录164件作品,其中墨迹40件、刻帖115件、碑刻9件。启功主编的《中国法帖全集》收录了《西楼苏帖》《群玉堂帖》《姑孰帖》等刻有苏轼书迹的刻帖。广州博物馆藏《容庚藏帖》包含有四十余种刻有东坡书迹。苏轼碑刻作品目前还没有专门的合集出版,有些可见于某博物馆、图书馆藏作品集,如《北京图书馆藏中国历代石刻拓本汇编》中收录近三十件苏轼碑刻作品,有的则可见于某地所存的碑刻集中,而更多的是以单件作品影印成册者。苏轼墨迹近年来影印较多,有合集亦有单帖,但都收录不全,较佳者如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的《苏轼尺牍名品》、台北故宫博物院出版的《苏轼墨迹》上下二册等。

目前对苏轼作品的研究主要涉及真伪鉴定、书写时间考订、技法分析等方面。在真伪鉴定上,以张珩、徐邦达、杨仁恺、张伯英等前辈学者的研究为多。不过,目前学术界对很多传为苏轼墨迹的真伪问题仍存在争议,苏轼刻帖及碑刻作品的辨伪研究成果也较少。苏轼书法作品的书写背景、书写材料及刻帖、碑刻所据底本关系、原石现存状况、各种拓本优劣残损情况等问题更有待深入研究。

[宋]苏轼  行书题林逋诗后  纸本  约1089—1091年(元祐四至六年)  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书和靖林处士诗后,苏轼。吴侬生长湖山曲,呼吸湖光饮山渌。不论世外隐君子,佣儿贩妇皆冰玉。先生可是绝俗人,神清骨冷无由俗。我不识君曾梦见,眸子了然光可烛。遗篇妙字处处有,步绕西湖看不足。诗如东野不言寒,书似留台差少肉。平生高节已难继,将死微言犹可录。自言不作封禅书,更肯悲吟白头曲。司马长卿欲取富人之女,文君作白头吟,以诮之。先生临终诗云,茂陵他日求遗草,犹喜初无封禅书。我笑吴人不好事,好作祠堂傍修竹。不然配食水仙王,一盏寒泉荐秋菊。西湖有水仙王庙。

结语

苏轼书法历来推崇者众多,故其书作除墨迹外还多存于各种刻帖与碑刻中。现存几十种刻有苏轼书迹的刻帖与碑刻拓本及原石,藏于海内外各博物馆及私人手中。目前对这些刻帖与碑刻的收集与研究还不够广泛与深入。苏轼墨迹作品虽多有影印与研究,但所缺亦多。当前对苏轼书法作品进行全面收集、研究及影印出版的工作亟待推进。

 

(张家伟  眉山三苏祠博物馆助理馆员;
曹建  西南大学文学院中国书法研究所所长、教授)
责任编辑:欧阳逸川

(详见《中国书画》杂志2021年第8期)

责任编辑:小书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关于我们帮助中心隐私政策版权归属广告服务网站地图侵权投诉
Copyright © 2020 Shh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书画艺术,书画中国 | 投稿|收藏:189-10763255
嘉合信息科技 提供技术支持 津ICP备20001948号-2  备案中 津公网安备 12011402001265号
Top